• <rp id="q6a4j"><menu id="q6a4j"></menu></rp><tt id="q6a4j"><address id="q6a4j"></address></tt>
  • 熱門搜索:  賴仲達  科普  88888  科技  尾猿會  磕幻

    【科幻】《零點能》開更!第零章

    時間:2016-08-19 12:45 轉載請尊重版權注明來源和作者

    從即日起,尾猿會網科幻小說《零點能》將在“未來”欄目進行更新,更新速度取決于大家的評論數和轉發量哦!

    《零點能 第一部 謎團》

    作者/賴仲達

     
    第零章 引子
     
    1970年,美國,華盛頓白宮。
     
    一名身著白色服飾,胸口印刷著的圖案格調明顯與這里環境不符的人,此刻急匆匆地在昏暗的夜光下快步走進一間庫房。進屋后,他立即卸下了胳膊里夾著的厚厚的一疊文件,然后費勁地將其擺在一處抽夾式的書架子上,像是卸下了沉重的疲憊。
     
    在書架上草草擺弄整齊了這摞紙完畢后,他又踮起腳,伸頭看了看架子上文件堆的頂部別著的標簽,喃喃了句什么,接著又快速低下頭,從這一疊文件中數出了一份大約十數張的報告。繼而,他快速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夾子,將其夾好,而后抬起頭,用戴著手套的大掌將抽屜往里一推。
     
    從庫房大門走出來之前,他先是小心翼翼地探出頭,用貓一樣藍色又深邃的眼光查看了周圍一番。確定沒人之后,他馬上脫去了身上的外套,從自己胸口的內襯衣處掏出了一包東西。不一會功夫,一個白宮警衛模樣的人就又出現在了庫房門口,他手里好似拿著一個文件包,接著他瞅了瞅周圍,眼見無人察覺后,便大大方方地離開了庫房區域,但離開得又有些急促。他往樓下樓梯口那兒走去后不久,臉上此刻又忽然變成了一副有緊急情況的表情,很自然的掩蓋過了其內心的心虛感。
     
    下了一層樓梯,熟練地穿過幾道曲曲折折隱蔽的無人安保設施之后,他終于來到了白宮較外的東室,接著直接從東室快速走到國宴室,繼而又下了國家樓梯后,到達了最外一層的總大門前。
     
    “來輪班的?”
     
    “是的,不過上頭事情比較急我得先出去一下。”
     
    看著不遠處的白宮大門警衛人員,他鎮定自若地揚起手中的包裹,沖著前面那些已經困倦的值班守衛喊到。不過手心里不斷在滲出的汗,也使得他不由得再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紐扣,是白宮警衛服的裝飾,沒錯。
     
    他又在心里定了定神,告誡自己不能怕。然后,作出一副很自然的模樣向門那邊走去。
     
    “上頭,有一個小案子,要求我得先立即送到警察局去,我一會兒再值班。”
     
    走到內大門跟前了,盯著眼前僅僅隔著最后一道裝飾考究的正大門和門口站著的寥寥幾個警衛,他用平穩的口氣說到,隨后從內口袋中掏出揚起早已準備好的一個證件。但是慌張的內心,還是使得口氣當中多出了一點不自然。不過,那些疲憊的警衛似乎沒有注意到這點,因為此刻已經是深夜十一點鐘了。
     
    “那我們再等你一會兒,過了十二點我就叫約翰來值班,麥克。”很顯然,這些困倦的警衛根本沒發現這個不速之客,在光線和服飾的掩護下反倒將其當成了自己人。警衛們紛紛打著哈欠,一邊用鑰匙給這個人打開了厚重雕花的鐵門。
     
    “好的,好的。”
     
    這個不速之客見到自己竟然成功欺騙到了,心里一陣狂喜。他馬上撰緊手中的包袱,一面應聲敷衍警衛們的說辭,隨后在心里喘息了一口氣,接著抬起腳,正大光明地走出了白宮的大門———
     
    “等等。”
     
    正當他剛要走到門外,門內的警衛突然叫了一聲。這個人馬上愣了一下,心又被提了起來,他瞬間停住了欲往前走的腳步,而后內心又開始有了準備狂跳之勢。
     
    “怎么?”
     
    他頭也不敢回,萬分緊張地呆在原地,之后清了清思緒才努力地鎮定下來,背對著他們從喉腔當中強擠出了一句平靜的問句,他不敢讓身后的人瞅見此刻自己一絲一毫的神情。隨即不到幾秒,他脖子上的汗毛此刻都聽到了身后的警衛向他走過來的腳步聲。
     
    “你———”
     
    雖然警衛們在他身后只說了一個字,但是卻使得這個人已經緊張萬分,額頭已有冷汗冒了出來。他在心里慌張地打了打鼓,接著暗暗想定了主意,如果自己的身份真的被人發現了,自己就要采取強制手段了。
     
    然而,隨后發生的事情卻讓他覺得自己顯然是多慮了。
     
    “記得叫約翰給我們帶點回家的宵夜,面包蛋糕都行,如果有點燒雞就最好不過了,麥克。”
     
    警衛在他身后撂下這么一句話之后,走到他背后,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是示意他多帶點食物。接著,又轉過身去了。隨即他再次聽到從身后傳來警衛們打哈欠的聲音,“兄弟們,十二點收攤后,咱們去金女人那家酒店,那家老板娘允許咱們自帶外賣......”
     
    他這回才終于把這口緊張的氣息和懸著的心松懈了下來。
     
     
     
     
     
    15分鐘之后,華盛頓,布萊爾宮,美國總統官邸。
     
    豪華的大椅子上,此刻端正地坐著一個高大的美國人,他左手中雪茄的煙蒂在這一秒已經熄滅,而雙眼卻依舊盯著右手上持著的一份文件。他,正是時任美國總統米爾豪斯.尼克松。
     
    面前的臥室門鈴系統,這時突然響起了聲音。
     
    “哪位?”
     
    “是我,豪森,總統先生。”
     
    聽到門鈴聲,尼克松馬上抬起頭,隨手拿起了桌子一旁放著的門鈴電話。聽見從電話里傳過來的聲音,尼克松總統松了一口氣。
     
    “讓他進來。”尼克松隨即轉頭吩咐門口站著的女傭。
     
    不一會兒,一名身穿白宮警服的人就輕輕的推開了總統臥室的門。他一推開門,就瞅見眼前的尼克松總統正微笑地看著他,這笑容不由得使他一進門就感到心里一陣不自然。不過他臉上隨后露出的依舊是下屬見面時的誠懇神情,“總統。”
     
    “豪森啊,事情辦得怎么樣?”總統又看了他一眼,隨后低下頭繼續查看桌上擺放的文件。
     
    “回總統,我已經拿到了您所需要的資料了。”豪森說完,總統抬起頭,想回復一句什么,這時他身后的臥室門突然又被推開了。
     
    兩人都先是一愣,隨即轉頭看到進來的人原來是白宮幕僚長亞歷山大·黑格?偨y看著亞歷山大幾秒后,馬上反應過來,一拍腦門,“我怎么把你給忘了,來,給張椅子。”隨即吩咐傭人給其遞了一張凳子。
     
    “現在那個喬治,”尼克松看著黑格說了一句,而后轉過頭來示意剛剛進來的豪森先到一旁坐著,接著又轉回頭,“監視器有沒有消息顯示他的下一步動靜將會如何?”
     
    尼克松口中的喬治,是指其所擔任總統期間,自己所在黨派的政敵,民主黨人士喬治·麥戈文。此時已經是1970年,而1968年任美國總統的尼克松目前已經是任職時間過半,他的幕僚們此刻自然要準備為他進行連任競選之前的政敵應對策劃。
     
    “有,”黑格坐下來,完全不顧禮儀,端起桌上一杯咖啡就喝了一大口,似乎是渴壞了,接著他意猶未盡的抹了一下嘴,“偵聽到的消息顯示,目前這麥戈文,的確應該是您未來最大的潛在隱患,從消息來看,他的不少親朋都已經在為他考慮準備參與總統競選的事了,而最近他們好像還要搞個大新聞。”
     
    “大新聞?”尼克松總統突然感到一陣有趣。
     
    “對,據談話記錄顯示,此舉就是為了給他增加知名度和民調支持率打基礎。”
     
    尼克松笑了起來,他不說話了,隨即又轉過頭示意剛剛被冷落在一邊的那個豪森,“你把材料拿過來吧,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大新聞。”
     
    那個叫豪森的,聽到總統的聲音,馬上應聲走了過來,之后提起一個公文包,從中掏出一份用夾子夾好的文件,很自然地遞給總統。坐在總統面前的亞歷山大此刻看到這一幕,神情卻有點不自然了。
     
    “這是什么文件?”他疑惑的看著總統。
     
    尼克松此時并沒有答復黑格,而是全神貫注地看著手中的文件資料。隔了半響,尼克松看得臉上的眉頭都皺了起來,這時才抬起頭來,而后盯著眼前依舊疑惑著的黑格,把手中的文件遞給了他。
     
    “這家伙,果然想搞個大新聞。”
     
    黑格更加疑惑地瞅著總統抱怨了一句,接過他遞過來的文件,仔細一看,發現原來這是一份私密的通訊電報,上面明確記載了美國國會參議員喬治·麥戈文的意見,他竟然將會動用自己的人脈關系,鼓動議會通過一項決議,公布一份原本是臨時機密的美國阿波羅11號載人航天飛船登陸月球所帶回來的物件材料資料,以求為他自己的民調和知名度打基礎。
     
    而往下繼續翻下去,黑格這時無意中看到了喬治將要公布的這個“登月帶回來的物件”信息,他突然眼前一亮。
     
    材料上,此刻清晰的放著幾個圖片,圖片里是一片塵土,但是在塵土上方,非常非常顯眼的,擺放著幾個奇怪的鋼管,這些鋼管,似乎是像在熔煉爐里煉過、表面融化了一般,而材料上的文字顯示這或許是因為年代“異常久遠”的緣故。再繼續往下看去,材料紙的最下方此時又放著一禎對這些鋼管進行放大掃描處理后的圖片——圖片上,一個神秘的圖案刺眼般的映入眼簾,這個圖案十分類似中國的八卦圖,但是愣眼一看,又和其好像不同,這個圖案是標準的同心六邊形,而最中間的六邊形還被一條直線分為了明暗的兩半。
     
    而正當黑格仔細閱讀文件時,此刻,尼克松總統已經在和那個豪森攀談了。
     
    “豪森,這份文件應該是復印的吧?”
     
    “是。”
     
    “你們的FBI(中情局)第六組研究室我記得有一個什么情報計劃,好像需要經費五百多萬是吧?”
     
    “是的,總統。”豪森答到。
     
    尼克松想了想。
     
    “明天我在內部會議上對這件事進行提案,剛好我記得有幾個議員是對些事非常支持的,你們的情報工作可要好好開展。還有,這份材料的原件,你再委托警衛放回去吧。”說罷,尼克松又示意了一下豪森。
     
    豪森理解到總統的示意,馬上應聲,隨后轉身離開了。
     
    總統說完,又轉過頭來看了看坐在一旁已經看完了材料、有些出神的黑格?粗歉便渡竦哪,尼克松不禁笑了起來。
     
    他站起身走過去,伸出手拍拍黑格的肩膀,“明天,這份文件就要成為永久性的國家機密了,你放心,那個喬治的一切都掌握在我們手中。”
     
    “我明白,總統先生。”黑格這時抬起頭,他又看了一眼總統,之后說到。

     

      熱點新聞

      皇上当着皇后的宠幸妃子h

    • <rp id="q6a4j"><menu id="q6a4j"></menu></rp><tt id="q6a4j"><address id="q6a4j"></address></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