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q6a4j"><menu id="q6a4j"></menu></rp><tt id="q6a4j"><address id="q6a4j"></address></tt>
  • 熱門搜索:  賴仲達  科普  科技  尾猿會  磕幻  自然奧秘

    剪刀石頭布制勝策略,不只是個玩笑

    時間:2014-06-20 16:47 轉載請尊重版權注明來源和作者

    來源:蝌蚪五線譜

    原標題 科學家們是在開玩笑嗎?

    “太重大的發現呀……這就是諾貝爾不敢設數學獎的原因”;“不愧是重大科學發現啊,真是浪費科研經費啊!”

    這樣冷嘲熱諷的腔調,近日開始風靡互聯網。由頭是這樣一則新聞:《中國科學家發現石頭剪刀布制勝策略》。首發媒體報道說,浙江大學、浙江工商大學和 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的研究人員招募360名學生,隨機配對玩300輪石頭剪刀布游戲,實驗發現,大家在玩石頭剪刀布時有這樣的規律:贏家習慣于保持現 狀、輸家傾向于做出改變。掌握了這個規律,就可以有針對性的出招。

    剪刀石頭布的真相為何?

    乍一聽,這樣的研究實在是有些無厘頭,但實際上,這篇全英文的報告長達21頁、包含各種數理模型,遠比報道所述的“找360個學生玩猜拳”復雜的多。文章的觀點是:這種“勝留輸變”的模式可能是人腦中固有的條件反射,其中潛藏的心理狀態值得進一步研究。

    有媒體翻譯并摘錄了其中的主要觀點:

    經典的游戲理論表明,要想玩得聰明,玩家的選擇應該是完全隨機的。也就是說,保持選擇的不可預見性,不要被對手預測到。這種模式也就是所謂的“納什均衡”。在這種模式中,兩個玩家在一輪中選擇剪刀、石頭、布的概率相等。

    所有六個小組的玩家選擇每個動作的幾率是1/3,正如隨即選擇的概率。然而,在做了更仔細的檢查后,組織者注意到更深層的行為模式。

    當玩家贏了一輪后,他們傾向于在下一輪中重復之前獲勝的動作,這遠比隨機選擇的概率高。另一方面,失敗者則傾向于變換動作。

    研究者說,在游戲理論中,這種“勝留輸變”的策略是博弈論中的“條件反射”,這種條件反射可能是人腦中固有的。

    研究者寫道,預判這一模式并戰勝對手,可能會讓個別玩家獲得更高的利益。這個游戲展示了集體循環運動,而這是納什均衡概念所不能解釋的。對未來的研究而言,條件反射是人腦做決定的基本機制之一,還是更基本的神經機制的結果。

    剪刀石頭布只是一個游戲,但對研究人類的競爭性行為而言,它是一種有益的模式,例如在金融交易中就是如此。(@新浪微天下編譯)

    而且,這也不是“剪刀石頭布”游戲第一次進入研究視野,蝌蚪君檢索發現,最近一次的討論來自《Discover》上一則《To win at rock-paper-scissors, put on a blindfold》的報道(果殼網編譯),倫敦大學學院的理查德•庫克進行了一項實驗,他讓45個人兩兩對決,并以現金作獎品。每一局都需要蒙上一方或 雙方的眼睛。庫克發現,有一方蒙住眼睛時平局出現的幾率為36.3%,而雙方都蒙上眼睛時平局的幾率下降到了33.3%。后者才是隨機出拳時平局該有的幾 率,二者的顯著差距說明前者并非絕對隨機。庫克在研究過程中提到了“鏡像神經元”,當動物做出某個特定動作或看到其他個體做出相同動作時這些神經元會興 奮。也就是說,一個人的出拳動作會激活另一個人的“鏡像神經元”,誘使晚出拳的人做出相同的動作。鏡像神經元是否真的存在于人腦仍然具有爭議(僅能確認它 們在猴腦中存在),但庫克指出“剪刀石頭布”的游戲會使大腦中的一些區域活躍起來,而這些區域正是人們認為有鏡像神經元分布的地方。

    不過跟中國科學家的發現不同,庫克認為睜著眼的玩家似乎并沒有采取什么策略,他們的行為完全是不自覺的,與對手前一輪或者更前一輪的表現沒關系。

    另外,對于患上機器人狂熱癥的日本科學家來說,他們甚至研發出了一款“石頭剪刀布機器人”,雖然只有一只手,但是百發百勝無人能敵。

    嚴肅新聞為何變成笑話?

    一條極其簡化的科技報道,引爆了網民們對中國科學家的集體調侃。即使此后不少媒體找出了論文原文,證明了這是一個嚴肅的學術問題,也無法消除人們的 質疑甚至謾罵。且不論這一報告究竟價值幾何,至少可以看出:只求表達而不求實證,確為當下社會浮躁病的病象之一。大家可以對科學界的浮躁表達不滿,但是, 在斷定別人的科研是垃圾之前,何不先檢視自己的發言是否具有科學精神呢?

    標簽化的報道暗合吐槽心理

    在互聯網快速傳播中,復雜的學術的描述和詞語被過濾簡化,成為更具有傳播力和煽動性的標簽語言,在這個新聞中,我們看到,“中國科學家”代替浙江大 學等研究機構,用“石頭剪刀布”代替游戲策略。這些標簽,暗合了受眾吐槽的心理。再加上很少有人有耐心去了解背后的學術背景和專業內容,這種簡單與粗暴的 網絡互動方式,模糊了事件本來的面目,讓學術探討變成一場吐槽大會。

    當然,讓人欣慰的是,也有一些人選擇冷靜下來,并為自己之前的做法道歉。

    @武志紅:慚愧,昨天瞎嘲笑它。

    @孢子響馬:我為之前嘲笑了這個實驗道歉。這是一次很嚴肅的研究。

    @希波克拉底的學生:用現代科學方法驗證一些傳統的觀念、理論也是也是很有價值的 。

    蝌蚪君注:當我們再看到類似“無厘頭”報道,在調侃揶揄之前,或許應該先簡單檢索下背后的真相是什么,這既能最大程度的滿足現代人漸漸遠去的好奇心,也是對那些嚴肅工作的人最簡單不過的尊重。

    (有興趣的朋友可百度“混合戰略納什均衡”繼續研究。)

    另附小貼士一枚,效果請大家自行鑒定: